记者陈永报道 4月12日,中超转会窗口关闭,在过去的这个冬天,中国转会窗口两次推迟,首先是从2月26日推迟到3月26日,随后又从3月26日推迟到4月12日。2021年的中国足球转会市场,是以一种决然而且特别的姿态,从上到下地和过去十年的转会市场做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告别:一方面,内外援方面中超没有“大转会”,另一方面,无数笔“小转会”漫天飞舞。我们姑且用“小窗口时代”来定义今年的冬窗。另外,可以预见,2021的转会窗,很可能将成为未来几年冬窗的一个新基准。

  今年的冬季转会窗口,外援市场是异常冷清,目前为止,中超几乎没有引发轰动的外援引进,在“三大帽”政策的引导下,以及投资方的紧缩银根氛围下,外援市场的冷清是可以预见的,但能冷到这个地步,多少还是让有期待的球迷会感到意外。至少,和前十年,屡屡有超级外援现身的冬窗相比,今年的冷清会让人不适应。

  在这种背景下,深圳的金特罗算是难得的“大牌外援”了,但他的转会费也不过是590万欧元,如若放在往年,实在不值得一提,但即便如此,金特罗也是今年的外援标王了。而且,金特罗其实也算不上是2021年的“新援”,因为深圳队在去年赛季还在进行的时候,就已经和球员进行了接洽,并在原则上达成了加盟的一致意向。

  除此之外,部分球队也补充了一些新的外援,但总体数量不大,更多的外援转会都是“内循环”,也就是说一名外援从一支中超球队加盟到另外一支中超球队,甚至还有从中甲球队引进外援的中超球队。比如深圳队虽然引进了金特罗,但卡尔德克和阿奇姆彭分别是从重庆和天津来,瓦卡索则来自解散的冠军球队江苏,而他们原有的塞尔纳斯即将前往河北——全是“内循环”。另外申花虽然也引进了新外援约尼奇,但阿德里安和巴索戈分别来自重庆和河南。

  有两重因素导致了外援遇冷。第一重因素是经济因素,也就是中超投入的大幅度下降。除了江苏队的解散之外,往年的引援大户广州队不仅在外援市场毫无作为,原有的外援也至今尚未回归。而其他多数球队也都是普遍收缩。泰山队虽然引进了2名外援,但都不算是大牌外援;第二重因素则是疫情导致引援操作难度很大,尤其是巴西市场,几乎无法再为中超提供外援。

  2021年,冬窗的外援,从数量和身价来看,中国顶级联赛不仅彻底告别“金元十年”,甚至要和甲A时代某些年份看齐了。当然,足球是集体的运动,因为客观条件造成的外援市场冷清,反过来也给内援市场留下了空间。

  外援引入方面的“冷清”,也就意味着内援方面的需求相应提高。反应到转会市场,内援方面相对来说活跃了很多。

  但是,这种活跃主要是江苏队和天津队提供了大量的内援,归根结底是一种特殊情况下的的“热”,不能作为转会市场的常态视之。

  其中江苏队的解散导致大批内援转会,所以吴曦、李昂、吉翔、杨博宇、谢鹏飞、罗竞、田依浓、黄紫昌、阿不都海米提等冠军队主力球员都转会到了其他球队;此外,天津队虽然最后获得准入,但刘洋、郭皓、郑凯木、赵宏略、惠家康等主力球员都离开了球队,也因为球员的大批出走,天津队反过来又引进了一批球员,这就让2021赛季的国内转会市场显得很繁忙。

  同时,还是因为投入限制政策,某些当打之年的顶级内援也因为原球会的调整而转会,比如石柯,比如徐新。他们和江苏、天津两地流入市场的当打内援一样,都以自由身转会。众多国脚级内援转会费为零,这放在前几年,根本就不可想象。

  导致内援市场活跃的另一个因素是,中超转会限额由此前的5个名额增加到了8个,而中甲和中乙更是不限制转会名额,有中甲球队甚至换了整整一支球队。

  在中超层面,因为球队解散以及投入政策变化带来的内援转会活跃,定义了整个冬窗的始末,所以对于目前中国足球三级职业联赛内援市场的活跃,我们还是应该清醒地对待,要解决这个问题,只能需要通过各种方式,让整个职业联赛最终稳定下来才可以。

  另一项需要检讨的政策是中甲和中乙内援转会无限额,因为这个政策,有中甲球队几乎更换了全部的队员,虽然看着转会市场忙碌了,其实未尝不是另外一种数量“泡沫”。

  此外,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,因为不限制转会名额,各俱乐部和球员签约大都是1年的短合同,如果和球员签订1+1的合同,都算是有良心的俱乐部了,在这种情况下,球员过着“朝不保夕”的日子。球员无法安心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,反过来,职业球队自身也无法有一个中期甚至长期的规划。

  所以,次级联赛不限制转会名额的这项政策有必要检讨,比较好的办法是,中甲和中乙也应该像中超一样限制转会名额,比如同样规定只有8个名额。

  如果采取不限制转会名额的转会政策,足协也有必要规定一支球队的有合同球员的数量,比如,在转会窗口开启之前,两年及以上合同的球员不应少于1/3;一年及以上合同的球员不应少于1/2或2/3,如此,至少有一半或者2/3的球员不至于“朝不保夕”。

  还是那个道理,只有保护球员的利益,才可能有健康长久的俱乐部,有健康长久的俱乐部,才可能有稳定的联赛,有这一切,才可以吸引更多的青少年去踢球,才可以让家长们更放心让孩子踢球,否则,青训必然会遭受重大的打击。

  “世界第六联赛”彻底成为过去式,4月12日关窗,4月20日,中超开战,2021年的中国职业足球注定会以一种很不同的姿势到来。在外部工作都已经结束的情况下,现在就看所有的球队,如何在现有的“原材料”基础上,尽可能给中国球迷奉献出一道精彩的“菜品”了。也许,“小窗口”时代的中超,注定会洗尽铅华,但其实也是一个苦练内功的大好时机。

  

  更多内容请登录足球报的官方网站:www.zuqiubao.info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